翻到一个年代超级久远的超短文,退役梗,最后修改时间2015年2月……

  -
  又一个纸团被准确投进纸篓,莫楚辰叫了声好,看到邹远托着下巴思忖半天,拎起纸篓使劲儿晃了晃,然后从里面摸出一个,展开。
  “我了个去队长……你抓个阄工具够浮夸的啊!”
  纸团上写着俩字:念书。
  周光义对这个结果表示了赞同,“要我说,队长就应该去考个大学,以后找个安安稳稳的工作。”
  曾信然持有不同意见,“那哪比得上留在俱乐部当教练啊?老本行干着舒服,待遇也好。”
  “嗯,老板也说了,当教练挺好的,还不用挪窝。”邹远咬着手指头点点下巴。
  “父母呢?怎么说。”于锋问。
  “啊他们的意见……”邹远刚想说他们的意见不用...

(十)

张佳乐想过很多种与孙哲平重逢的方式,只是他万万没想到,他竟是因着于锋的机缘巧合,才得偿所愿。

“前辈,看来我们的缘分确实不一般。”

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年轻人他认得,名讳楼冠宁,是个称之家缠万贯也不为过的富家子弟,还有些个三脚猫把式和一干左膀右臂,曾在不久前轰轰烈烈的搞了一出“扬名立万”,声称要同江湖名门比肩齐名。

楼公子和于锋修的是同一法门,于锋在江湖上的赫赫威名不免使他心生敬仰,他自不是平凡人,与于锋攀个朋友,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。只是这阴差阳错之下,竟让于锋这个心细如针的高手,探到了孙哲平的消息。

其实不只是为了张佳乐,于锋他自己也是很想与孙哲平过上几招的,这个念头已经横亘...

恍如隔世,心里有点开心又有点忧郁,每每想起来登陆这个账号都要追忆好久……希望还能看到我的回复,爱您。

(这个lo上还有活人嘛

  

  张伟从团委办公室出来,手里拿着几份组织部的文件准备回宿舍研究,正好顺路自己班的教室,打算顺路去看看卫生打扫好了没有。

  只不过他刚裂开一道门缝,就异常冷静地阖了回去,竟然一点儿动静也没出。

  “我日……”

  张部长反应了一秒,接着就不淡定了。

  妈哟,刚刚他是不是看到壁咚现场啦?

  不不不……区区一个壁咚现场还不至于让他反应这么大,倒是被咚的那位是面对着墙壁、背对着支着胳膊的另一位,看着不怎么情愿的样子啊!

  而且重点是……那是俩男的啊!

  然后他又凭着刚刚一眼的印象,从班级目录里检索了一下,那是……半路插队的那个于锋和自己的室友邹远吧?

  于锋又凑...

真正体会到冷CP的感觉……


于远那冷度算什么啊!

为了十二点前能更一次……于是还没有完结(´╥ω╥`) 


(九)
  “师父,您说为人立身,应便览民间疾苦对么?”
  “对啊。”
  “需有悲天悯人之心对么?”
  “对啊。”
  “要解衣推食,救死扶伤,起死人、肉白骨,对么?”
  张佳乐放下半把瓜子,“你干什么了?”
  邹远缩了缩脖子,“师傅,我带了个人回来。”
  
  百花谷的少谷主从山下救了一名昏迷不醒的少年,这不算什么稀奇事;稀奇的是,这少年的佩剑是赫赫有名的重剑奔雷,如此,他的身份便不言而喻。
  在邹远的再三恳请下,张佳乐同意他把这少年留在谷中让邹远照顾他,但还是不得不多留个心眼,提前收缴了他的佩剑。开玩笑,徒儿涉世...

  why中招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电视剧还没看完,但更新写完了,夸我。


  (七)

  蓝溪阁虽山居幽涧隐于世外,但喻文州同样为本国做事,张佳乐是知道的。可邹远的存在,对蓝雨究竟能构成什么威胁?这点张佳乐一直没想通。

  “倒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  张佳乐信才怪,“既然不是大事,怎至于你喻文州对他痛下杀手?”

  “哈哈。”喻文州笑了两声,“蓝溪阁不会平白无故取人性命,除非有适当的缘由。于锋接到我的指示,却什么也不问,所以我料定他不会对邹远不利……我不过是,证实一下猜测而已。”

  张佳乐心里五味杂陈,“……你们这都些什么人啊。”

  “百花的人情迟早要还的,我...

明天就没有存稿了……。


(五)

于锋的棋下到一半,戍卫传来信函。

邹远的目光紧紧黏在于锋的手上,后者一目十行,然后将宣纸在灯上燃尽。

“该你了。”他从容笑道。

“……将军。”邹远把手中的白子放回钵内,隐忍了多时的情绪再也无法掩饰,随后棋盘一颤。

“当”的一声,剑刃与黑钵撞到了一起,于锋轻轻一推,就将邹远的兵器退了回去。

“你可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与我下棋?”

邹远被他强大的气势生生逼退,方才持剑的右手开始隐隐作痛,他闭眼,不敢想象此人的内力该有多么深厚。

于锋锐利的双目直视着他,“将死之人。”话音刚落,他清晰地感觉到邹远身形一颤,这才适时地抓住了他的手腕,“……和自己人。”...

  插播一篇短打,部分梗自群聊,甜饼:D


  -

Ⅰ.忽然大雨,我们有缘相遇


  落花狼藉:我生日快到了,好心提醒一下。

  邹远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懂处女座的浪漫,明明两个人距离不到两米,抬头就能打个照面,可他偏偏要给自己震屏,害他进度条一卡回到了start处,还不知道该用什么姿势发火。

  而且他斜眼看了看屏幕右下角的日期,哦是快到了,还有两个多月。

  正想着,那个蠢爆了的大狗头像又忽闪起来。

  落花狼藉:不差钱。

  花繁似锦:那你差什么?

  于锋料到邹远肯定会这么没意思。

  落花狼藉:好运。

  嗯,嗯……?邹远眨眨眼睛。


  于锋刚到百花那天,...

四时云归

于锋粉,于远不拆不逆
频繁吐黑泥

© 四时云归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