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这个lo上还有活人嘛

  

  张伟从团委办公室出来,手里拿着几份组织部的文件准备回宿舍研究,正好顺路自己班的教室,打算顺路去看看卫生打扫好了没有。

  只不过他刚裂开一道门缝,就异常冷静地阖了回去,竟然一点儿动静也没出。

  “我日……”

  张部长反应了一秒,接着就不淡定了。

  妈哟,刚刚他是不是看到壁咚现场啦?

  不不不……区区一个壁咚现场还不至于让他反应这么大,倒是被咚的那位是面对着墙壁、背对着支着胳膊的另一位,看着不怎么情愿的样子啊!

  而且重点是……那是俩男的啊!

  然后他又凭着刚刚一眼的印象,从班级目录里检索了一下,那是……半路插队的那个于锋和自己的室友邹远吧?

  于锋又凑...

真正体会到冷CP的感觉……


于远那冷度算什么啊!

为了十二点前能更一次……于是还没有完结(´╥ω╥`) 


(九)
  “师傅,您说为人立身,应便览民间疾苦对么?”
  “对啊。”
  “需有悲天悯人之心对么?”
  “对啊。”
  “要解衣推食,救死扶伤,起死人、肉白骨,对么?”
  张佳乐放下半把瓜子,“你干什么了?”
  邹远缩了缩脖子,“师傅,我带了个人回来。”
  
  百花谷的少谷主从山下救了一名昏迷不醒的少年,这不算什么稀奇事;稀奇的是,这少年的佩剑是赫赫有名的重剑奔雷,如此,他的身份便不言而喻。
  在邹远的再三恳请下,张佳乐同意他把这少年留在谷中让邹远照顾他,但还是不得不多留个心眼,提前收缴了他的佩剑。开玩笑,徒儿涉世...

  why中招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电视剧还没看完,但更新写完了,夸我。


  (七)

  蓝溪阁虽山居幽涧隐于世外,但喻文州同样为本国做事,张佳乐是知道的。可邹远的存在,对蓝雨究竟能构成什么威胁?这点张佳乐一直没想通。

  “倒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  张佳乐信才怪,“既然不是大事,怎至于你喻文州对他痛下杀手?”

  “哈哈。”喻文州笑了两声,“蓝溪阁不会平白无故取人性命,除非有适当的缘由。于锋接到我的指示,却什么也不问,所以我料定他不会对邹远不利……我不过是,证实一下猜测而已。”

  张佳乐心里五味杂陈,“……你们这都些什么人啊。”

  “百花的人情迟早要还的,我...

明天就没有存稿了……。


(五)

于锋的棋下到一半,戍卫传来信函。

邹远的目光紧紧黏在于锋的手上,后者一目十行,然后将宣纸在灯上燃尽。

“该你了。”他从容笑道。

“……将军。”邹远把手中的白子放回钵内,隐忍了多时的情绪再也无法掩饰,随后棋盘一颤。

“当”的一声,剑刃与黑钵撞到了一起,于锋轻轻一推,就将邹远的兵器退了回去。

“你可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与我下棋?”

邹远被他强大的气势生生逼退,方才持剑的右手开始隐隐作痛,他闭眼,不敢想象此人的内力该有多么深厚。

于锋锐利的双目直视着他,“将死之人。”话音刚落,他清晰地感觉到邹远身形一颤,这才适时地抓住了他的手腕,“……和自己人。”...

  插播一篇短打,部分梗自群聊,甜饼:D


  -

Ⅰ.忽然大雨,我们有缘相遇


  落花狼藉:我生日快到了,好心提醒一下。

  邹远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懂处女座的浪漫,明明两个人距离不到两米,抬头就能打个照面,可他偏偏要给自己震屏,害他进度条一卡回到了start处,还不知道该用什么姿势发火。

  而且他斜眼看了看屏幕右下角的日期,哦是快到了,还有两个多月。

  正想着,那个蠢爆了的大狗头像又忽闪起来。

  落花狼藉:不差钱。

  花繁似锦:那你差什么?

  于锋料到邹远肯定会这么没意思。

  落花狼藉:好运。

  嗯,嗯……?邹远眨眨眼睛。


  于锋刚到百花那天,...

有存稿就是爽


(三)

雪后初晴,于锋接到密件,指示继续行进,前方会有策应接应他们的部队,在那里可以长久驻扎。

行军之初,于锋给邹远服了暂时封住内力的药,邹远的全部功力便这样被控制住了。

换来的是他不必再受困于枷锁。

“我既答应你父亲对你好生关照,又无法完全相信你,所以眼下这是最好的办法,等到适当的时机,我会给你解药。”

邹远不是没见过军队是如何对待人质的,于锋没挑断他的手筋脚筋,他已然感到万幸。

五日后,大军到达了目的地。这是一处边陲小镇,有人早早就为他们安排好了住所,虽比不上宫廷,但也远远强过餐风饮露了。

“将军,时辰不早了,且待属下将人质带下,将军也好安寝。”

“这行馆住我一...

前几天腿进度的那篇w


(一)

  “爱卿为何心事重重?”

  “陛下恕臣妄言,边关战事吃紧,陛下与臣仍在此饮酒作乐,臣以为……不妥。”

  “难为爱卿如此忧虑战事,朕听闻府上公子邹远文武双全本事了得,不如遣他去充戍边关可好?”

  “这……犬子尚幼,贸然出战恐会乱了全军阵脚,望陛下三思。”

  “呵,家与国,终究是择其亲啊……”


  邹远出生的时候带走了他的母亲,而那天的细雨绵绵里,却罕见地出了太阳。邹丞相没有妾室,也直言不会续弦,因此邹远成了他唯一的指望。

  他在邹府长了十八年,初离家竟是去敌营做人质。

  当朝丞相独子,皇帝指腹为婚的驸马,这个筹码分量不轻。...

天啊

于远怎么会这么冷啊

tag怎么这么惨

这么惨……

四时云归

于锋粉,于远不拆不逆
频繁吐黑泥,然秒删

© 四时云归 / Powered by LOFTER